阿里巴巴1688

民宿亂象:短租變炮房,絕大部分虧損

一個行業成長有多快,就有可能有多混亂

民宿亂象:短租變炮房,絕大部分虧損

開咖啡店,書店或特色民宿,據說是文藝青年的三大夢想。前兩個生意大部分已經破產倒閉,民宿正在成為文青們的新追求,但是,當下的民宿,一面是行業前所未有的迅猛發展,一面卻是面臨著成長期的混亂:監管缺失、批量倒閉、偷拍、甚至客人死亡等重重困難。中國的民宿行業走到了十字路口。

民宿有多火?

現在的民宿,已經成了一個相當寬泛的概念。

民宿,最早源自英國,成名于日本,是指利用住宅空閑房間,結合當地人文、自然景觀、生態等,給旅客提供鄉野生活的住所。也就是鄉村民宿。但現在又發展出一種新的模式,城市民宿,就是業主或者二房東把城市中閑置房間,簡單設計后,供旅行或者出差的人短時間居住。

相關數據顯示,2017年中國休閑旅游市場規模近27000億,在整體旅游市場中占比60%;中國目前現有閑置房產超6000萬套,已有短租民宿房源滲透率僅為1.2%。艾瑞報告顯示,2017年在線短租市場交易額達到125.2億元。據業內人士給我們介紹,對于一套城市民宿,裝修成本5萬元,20天左右就可以弄好出租,投資回報周期平均只需要15個月。

巨大的市場,不菲的回報,吸引了無數玩家的進入:

旅行業巨頭,比如攜程;

資本方,比如晨興資本;

平臺型創業公司,比如途家,小豬;

大量城市短租房東或二房東;

連鎖品牌創業者,比如宛若故里

單體鄉村民宿,比如墟里壹號、山水談。

民宿周邊創業者,比如試睡大師。

因此誕生了一些做民宿預訂的平臺型小巨頭:

2017年,途家完成E輪3億美元融資,估值超過15億美元,攜程領投。到了2019年3月,途家CBO(首席品牌官)李珍妮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說,途家民宿在線房源數突破140萬,日間夜量峰值已突破20萬。據說該公司在計劃IPO。

2018年10月,小豬短租宣布完成新一輪近3億美元融資。

新興的一些民宿及相關平臺,也獲得資本關注和投資:

2015年3月,宛若故里獲得青驄資本1000萬元天使輪投資。

2017年7月,民宿預訂網站一家民宿完成A+輪千萬美金融資,晨興資本領投。

2018年初,民宿預訂網站路客再獲1億元A2輪融資。

2018年6月,有家民宿獲得來自攜程、途家、58產業基金的千萬美金投資。

聚焦民宿眾籌的開始吧,目前總認籌額超過15億元。

專注鄉村精品民宿測評與推介的旅行產品的試睡大師APP(態客科技),先后獲得數千萬元投資。

在這之外,也誕生了很多評價很高的單體民宿,如溫州的墟里壹號和墟里貳號、莫干山民宿山水談。同時圍繞在民宿周邊的項目也逐漸興起,如相關的設計公司等。

在文化和旅游部雒樹剛部長看來,“隨著鄉村民宿業態的不斷演化和升級,也催生了鄉村民宿設計、建設、融資、運管、培訓、用品、餐飲、營銷、預訂網絡等多種服務業態,促進了游樂娛樂、度假、健康療養、醫療、養老、生態農業、創意農業等多種產業發展。”截至2016年年初,全國民宿從業人員近100萬人。

民宿行業一片欣欣向榮。

民宿有多亂?

深圳的短租公寓(南七道攝)

一個行業成長有多快,就有可能有多混亂。

民宿的誕生的初衷,正是因為酒店的千人一面,無趣乏味而誕生的,強調的是個性,與眾不同,非工業化。當越來越多的民宿經營者奔著市場紅利而來時,民宿便開始面臨定位失準的發展困境。為了在這波紅利中搶占先機,爭取最高的效率,許多創業者開啟了復制粘貼的模式,大量城市民宿的涌入,正在加速民宿的千人一面,使得民宿喪失了個性化和文化底蘊,而這個,恰恰是民宿的靈魂。

城市民宿最大的特點就是:便捷,同時相對于酒店來說,要便宜很多。但是他們與酒店比起來,又缺乏統一的管理,導致了衛生、安全等各方面隱患重重。甚至發生了多起民宿住客被偷拍、致人死亡的惡性慘案。

民宿亂象:短租變炮房,絕大部分虧損媒體關于民宿問題的報道

北上廣深等城市有的大學周圍甚至出現了一種炮房民宿,專門針對大學生,建立在大學的附近,采用的是無人管理的模式,安裝電子鎖,學生們通過手機微信或者App預定,下單后收到房間密碼,睡完后直接走人,無需退房。有延時需要直接手機續訂。據說在大學生中特別流行。價格比7天還便宜。深圳大學附近的七天酒店,大床房一晚是220-300元之間,鐘點房三個小時是80-100元,而炮房民宿3個小時只需要60元,有優惠券還可以打折。

鄉村民宿強調主人概念,有文化,有魂,注重內在,有自己的特色,強調交流,是一個公共空間。城市民宿強調是便宜,便捷,是一個私人空間,其實就是變相的賓館和招待所,但目前管理遠遠沒有跟上。

“人去到一個新的地方,絕對不是為了體驗這里的房子有多好,而是為了體驗一下當地的人文、風俗民情,這才是民宿本身的內涵。”試睡大師創始人吳偉認為,真正好的民宿,最終落腳點是關注人的內心。但現在很多民宿都是托管的,和主人沒有交流。許多創業者和投資者進入民宿市場,都只是把它作為一個創業商機,而忽視了民宿本該有的文化內容。

原來是律師的小熊開了墟里壹號和墟里貳號民宿,但她并不覺得自己是一個民宿創業者。“我想做的是一個鄉村生活運營者。”

目前國家政策也有所傾斜:管制城市民宿的短租,鼓勵有特色的鄉村民宿發展。地方政府也在積極扶持特色民宿,比如西安,就大力鼓勵本地民宿發展。鄉間民宿的主導方,由設計師,文青群體逐漸轉移向政府,做成產業。這和咖啡館發展歷程很像,活下來的是會經營的,需要政策支持。

在途家新任CEO楊昌樂看來,“(城市)民宿的安全和合法性不足,是整個行業的弊端,也被大家垢病較多。”“對于公安系統監控需求滿足上要達到和酒店一樣的標準。民宿合法化會在今年(2019年)有比較好的解決方案出來。”也就是說,大部分所謂城市民宿,其實是不合法的。

很多城市民宿,雖然打著民宿的幌子,其實就是酒店,但酒店目前在我國被列為特殊經營行業,需要取得特定資格和相關管理標準。符合公安部門的監管要求對短租平臺來說已經成為硬指標,同時又是比較困難的。“因為這需要你搜集足夠多的信息,然后得到不同地方的公安部門的認可。”而各個地方公安部門都有對應的判斷權力,各地區別很大。

鄉村民宿創業的那些坑

即使是鄉村民宿,經營起來也不是一帆風順。但很多沒有經驗的運營者,也很容易把它變成農家樂或者鄉村小客棧。最后經營不善倒閉。2018年2月,旅游商業觀察的一篇報道稱,中國95%的鄉村民宿都在虧損。與此同時,“美麗鄉村將出現大片鬼屋”、“情懷救不了民宿”等唱衰聲不斷。鄉村民宿市場風頭正勁,但也頻頻遭受質疑,這是為何?

民宿是個專業的生意。“我以前也覺得民宿就是風花雪月,自己做了才知道沒那么容易的。”在海哥接觸過的民宿主人中,很多人都是剛剛大學畢業或者白領文青。他們懷揣著詩與遠方的夢想,或眾籌或合資,滿懷熱情地跑到各大景點開起了民宿。但往往也是這些人,做到一半就會轉行。洱海民宿的大面積虧損和政策性拆遷就是例子。

鄉村民宿創業從選址、設計,到團隊組建和后期運營,每一處都是坑。在山水談籌劃的過程中,就面臨過與房東簽約后,房東坐地起價、與村民無法達成一致協議等問題,最終導致整個項目延期數個月。

人員招聘和留人也成了大問題。小熊在創業之初也曾踩過坑。墟里壹號試運營初期,小熊在網上發貼招聘管家。短短數周內,小熊收到了1000多封郵件。很多年輕人尤其是文藝青年,一開始充滿熱情,但是很快倦怠了,他們沒法真正離開有各種潮牌啤酒烤串酒吧便利店的都市,鄉村的寂靜讓他們覺得乏味和無趣,無法長期地留下來。“唯一的辦法就是,要找的是真正熱愛這件事的人 。來10個人,最后留下2個,已經比其他店子好很多了。”

投資成本高,回報周期長。以墟里一號為例,每個房間的投入成本是50萬元,換算下來一棟樓3個房間的成本至少要150萬元,而這還算少的。在小熊身邊的同行中,單房間投入100萬以上的比比皆是。“有客人根據我們的預訂情況,標準房價,成本開支幫我們計算回報,發現我們一年多就回本了。但實際上,他們忽略了團隊建設、日常損耗、品牌開發等因素,因此并不具有參考性。”而一個房間,單價在1500-2000元,這個價格類比很多五星級酒店,而在非節假日的淡季,還會存在房間的空閑狀態。做民宿是一件高投入、慢產出、慢回報的事情,一味想著盡快回本,很有可能偏離鄉村民宿原有的發展軌道。

OTA平臺是把雙刃劍。攜程等進軍民宿領域, 對于民宿創業者來說是悲喜交加的事情。喜的是,OTA巨大的流量入口,能夠幫助一些地理位置偏遠、自身宣傳不夠的民宿增加曝光率和入住率;悲的是,OTA收取的高額傭金,讓許多民宿主苦不堪言。2017年,一篇名為《致攜程的一封分手信》的網帖在朋友圈熱傳,文章直指攜程存在亂漲傭金費用,亂改房價、超售的情況。這引起了很多民宿主的共鳴。隨著OTA的高速增長,民宿創業者與OTA之間,還有很長的拉鋸戰要打。

即使是加入了OTA,也不見得有很好的效果,因為單體民宿特別強調傳播路徑和消費路徑,一家貴州凱里的民宿,即使美如畫,但絕大部分人不會專門為了住一家民宿,特意坐飛機從東北或者上海等千里之外跑去住,大部分是在旅游的前提下,順便享受民宿。

“旅行就是,即使是同一個世界,你們發現的卻是不一樣的世界。”《露西亞的情人》里的這句話,同樣適合民宿行業的所有人。

南七道

江湖評論 0 條
歡迎您,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
阿里巴巴1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