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巴巴1688

謝力:2019,文旅新時代的“危”與“機”

大的資金基本都是集中在文旅小鎮上,沒能很好的形成旅游+或者文旅+的狀態,所以很容易受到市場的沖擊,這是屬于資產有泡沫的

在“IP新G元”2019中國旅游IP高峰論壇上,華人文化集團副總裁謝力王翔表示:

①去年是文旅元年,今年進入實質性發展的第一年。今年1到6月份新簽的和文旅相關的投融資48起,披露的投資金額5532億,其中在100億以上的項目占了32%,大體量,百億級別項目非常多。

②頭部的IP矩陣只有我們在做法上能夠突破線上和實體的次元壁才有機會,容易賺的錢,容易拿的IP容易理解的IP肯定越來越少,什么叫次元壁?二次元、三次元打通,實體和虛擬打通,這叫突破次元壁,

③我們獲取IP有幾個途徑:第一合資合作購買,像樂高就是合資合作購買的形式;第二就是合作創新大家看到一個《探討發現》;第三就是直接投資孵化,還有自營文旅產品。

謝力:2019,文旅新時代的“危”與“機”

以下為演講實錄:

樂高樂園美國2家,丹麥1家,德國1家,英國1家,馬來西亞1家庭,迪拜1家,日本1家,正在建的是紐約和準備建的韓國和中國,建成的8家。剛才說到玩具,說到冤大頭我有一個感覺,我們做文旅、IP引進這些東西,經常可以把冤大頭套到自己的頭上,為什么呢?比如我們樂高樂園的談判,談了4年,在進博會期間終于和上海市政府和金山區政府以及丹麥的樂高家族等簽了合作協議。大概今年土地規劃的調整,明年爭取開始建園,爭取2022年暑假開園,這是我們最佳的進度了。

 

我們國際化團隊在談判、對話溝通中有一點能力,所以我們在引進項目過程中確實體現了一定的能力和耐心,所以現在跟外國人這么多回合的談判,很艱苦,很難,但基本落定了,這是粗略的協議,細節的東西我們還在敲定。經過幾年談判我們達成幾點:第一外方和樂高家族他們是出錢的,出一筆不小的錢,不是簡單國際IP的入股,IP輸出,中國人全部買單,不是,我們為了保證運營質量大家能夠合作愉快,幾方出錢,而且外方出得不少。另外,外方也同意中國政府和我們參與運營,還有一點我們樂園是沒有直接綁定住宅,沒有直接綁定商業的,等于是沒有綁定房地產的純文旅項目,這個是我們項目幾大特點,這么多年沒有白費。

 

作為專業機構,我們做了一個圖表。去年是中國的文旅元年,文化旅游部整合了,其實也沒有出現大家期待的多么好的政策引導,多么好的投資機會,其實是沒有出現的,沒有出現是好事兒,政策平穩是好的,不要忽高忽低,現在發展是好的狀態。

 

去年是文旅元年,今年進入實質性發展的第一年。今年1到6月份新簽的和文旅相關的投融資48起,披露的投資金額5532億,其中在100億以上的項目占了32%,大體量,百億級別項目非常多。比2018年文旅投資實踐和融資額分別上升了58%和15%,已經很大了。

 

巨大投資的強度和承諾帶來了很大資金壓力,今年資金很是緊張的,我們也做過初步測算,今年下半年資金的成本高達15%、17%,我覺得是非常高的,而且文旅項目的投資回報,我們也做過測算,內部收益率都是不高的,20%上下,這個真的是在利潤上有限的,而且大的資金基本都是集中在文旅小鎮上,沒能很好的形成旅游+或者文旅+的狀態,所以很容易受到市場的沖擊,這是屬于資產有泡沫的。

 

還有什么有泡沫呢?其實項目也有泡沫,我們也做過統計,每年開很多會,一簽項目就說簽三百、五百的項目,第一年和第二年能夠落位或者開始運行投資的基本是1%和1/50,這是項目泡沫。

 

傳統角度看文旅,或者爭地產、爭住宅、假樂園、假項目的現象,現在很是難維持了,各地政府都已經很智慧了,對這種項目把得很嚴的,這種方式渠道不太好用了。今年上半年我們文旅細分市場的投資事件,特色小鎮,文旅項目都是的主體。依然是小鎮、文旅綜合體,兩者相加占了投資數量的61%,總額占了96%,是非常大的。

 

地產商每周都和我們交流,希望把文化投資的優勢發揮出來,用萬科的總經理的話:“希望文旅企業和地產企業,和文娛企業合資做新的物種,文旅投資新物種”。這種確實還是很難的,百強地產企業,最近已經60%的人涉足文旅10家以上成立文旅集團,這里我有統計,有很多家大的開發商成立文旅集團,大概兩年一單生意都沒有,而且有人一線的開發商,大的房地產企業做了一兩年文旅以后,覺得確實比較難,而且賬算不過來,地產背文旅的形勢,背不住,所以現在很多提出回歸主業,什么意思呢?就是文旅做不下去了。

 

這一行大家不要理解太廣,我是要說跟IP相關的、文旅相關的文娛行業去年底到今年是低谷,去年參加各種各樣的峰會,我們文化娛樂行業的投資峰會都說寒冬到了,我看今年確實寒冬到了,2018年的投資事件,第四季度還這么高,到了2019年掉成這樣,所以很難做的。源頭有問題,IP生產就會乏力。

 

我再說說機會,機會是結合我們公司自己的經驗和教訓來講講。頭部的IP矩陣只有我們在做法上能夠突破線上和實體的次元壁才有機會,容易賺的錢,容易拿的IP容易理解的IP肯定越來越少,什么叫次元壁?二次元、三次元打通,實體和虛擬打通,這叫突破次元壁,只有國際頂級IP,樂高、迪斯尼、環球這些東西才有價值,一般的IP,我建議大家別弄,沒有什么價值,弄就要弄頂級的,才有價值。

 

比如這個EDC產品是世界上頂級的音樂節之一,因為我們公司是運營很多的文化演出行業公司,外方對我們比較相信,我們在中國也運行了很多音樂節,所以它把音樂節這個給了我們,我們去年4月29日到5月2日搞了一次,但是上海自從踩踏事件以后,包括北京、上海審批人數很少,我們批了一萬八千人一場,兩場,票五分鐘賣光了,連我們自己大股東手上都沒有票,所以非常看好。

 

我們今年這個周末又在珠海長隆搞一次,不管長隆集團還珠海市政府都非常歡迎,長隆是我非常尊敬的國內真正做文旅的企業,我們EDC大規模幾萬型大型音樂節,對長隆客群豐富度,對全時間段的填充和爆點引入產生了非常好的效果,他們就評估,幾千個房間一周時間訂得滿滿的,這就是頂級IP。

 

我們獲取IP有幾個途徑:

 

第一合資合作購買,像樂高就是合資合作購買的形式。

 

第二就是合作創新大家看到一個《探討發現》,它今年和我們合作了,把《探討發現》的主題樂園以及其他權益裝到這個公司里面,做了合資公司,現在開始在中國做《探討發現》的主題樂園,這個特點是什么呢?就屬于合作創新,我們用國際上的IP,但是它世界上沒有樂園的,聯合設計樂園,結合中國的地形地貌做新的物種,這是第二個方式。

 

第三就是直接投資孵化,還有自營文旅產品。今年這個月末在西安建室內的兒童娛樂中心,下個月的30日,成都推出大型室內兒童娛樂中心,同時我們都是國內一家非常好的娛樂中心,而且擴展非常快,上海、北京、杭州、成都一年時間都擴張到了。

 

因為時間到了,下面還想講一下轉化思維,當然我希望政府放開,讓項目值錢、賺錢,持續的值錢、賺錢。這是我們上海操作一個地產項目,今天不說了,我這個項目是自平衡,整個項目自己能夠平衡,打造一站式全天候,利用所有資源,我們做的都市娛樂中心,大型室內兒童娛樂中心。

 

這個我們確實需要像洪總這樣的企業,打造一個平臺,把科技、文化、旅游結合在一起,只有創造了觸手可及的IP,觸手可及的文旅,觸手可及的吸引力才是好的文旅企業,好的IP謝謝大家。

江湖評論 0 條
歡迎您,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
阿里巴巴1688 5969955033171859449455746264416357236890480552572876262580391896564519469137280494251931181456430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