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巴巴1688
0°

2016,旅游者目的地消費是下一個爭奪焦點

2016年,再扎頭在旅游行當創業掙銀子,要么在OTA的下頭:目的地花費,要么在OTA的上頭:目的地營銷。

2016,旅游者目的地消費是下一個爭奪焦點

又是一年到頭了,照例要說些啥,無非如古人曰 ,往者不可諫,來者猶可追。

過去的這一年,滿世界飛舞的”+”,一如旅游這個行當火爆甚至有點亢奮的陽性反應。見的多了,現在可好:看見”平臺”就頭暈;看見”大數據”就迷糊;看見”智慧”就發傻。還是絮叨旅游目的地”三百兩銀子”的事,順便瞎蒙一下2016年。

扒拉開那些”+”、智慧、情懷和理論,咱把旅游行業的”銀子”分成兩撥,一撥銀子是旅游者在客源地花的;一撥銀子是旅游者在目的地花的,為了說著方便,簡單化一點,忽略在路上花的銀子。

1、先拍拍腦袋,旅游者在客源地有可能花的銀子是大交通、住宿等兩塊。十多年來,旅游網絡運營商折騰來折騰去,就是爭(不是掙)的旅游者在客源地花的銀子,而且照著一樣的套路拼命地搗鼓旅游者目的地花的銀子在客源地花,明面上有個進步,拉過來一小塊景區門票,芝麻粒大的。除非普遍預約制,大頭還是在目的地。

2、這兩年,行內的大頭都死盯著團購甚至打車,后脊梁發涼的原因是這幫家伙都是爭的旅游者在目的地花的銀子,甚至越界到客源地劃拉銀子,比如訂房。2016年,這兩撥差不多要嗆出點大事來。

3、互聯網的出現,團隊游的式微,散客自由行的增長,背后的意思是相當多的銀子轉移到目的地來花,目的地花的銀子越多,就越”自由”。2016年以及以后,少數旅游網絡運營商會成為簡單的”通道”嗎?

4、移動互聯網的普及,會使旅游者一部分在客源地的花費轉移到目的地,甚至模糊了客源地和目的地的界限,線上模糊,線下得分清楚。如果僅僅是入口和形式的簡單轉移,旅游網絡運營商們能搶得過團購和打車嗎?

5、一邊是旅游線上滲透程度低,低在目的地一頭;一邊是打得頭破血流,打在客源地一頭。一直在客源地花費打轉轉,反復”蹂躪”所謂”標品”、”客單價”的概念,在目的地花費角度轉個頭來看,可能意思就不一樣了。2016年,行內大頭們會”收”目的地花費型公司嗎?一年來,和行內的伙計們交流,這樣的創業公司真的不老少。

6、2015年,行內伙計們都砸摸出味來,旅游市場最大的一塊是周邊游。周邊游的特點是客源地和目的地交叉,OTA和團購等本地生活的市場也交叉。誰抄的銀子更多?照目前這個勢頭,反正周邊游旅游者把大部分銀子都花在了目的地,沒有大交通,住宿和其他目的地產品多半摻在一起。

7、2015年,去啊和攜程擦出火星子,背后也藏著目的地花銀子的影子,比如”信用住”實際上就是到了目的地可以不花銀子。不過,總覺得淘寶這么大個頭,有很多的家伙什,就是沒回個旅游的味來。

8、目的地花銀子和客源地花銀子有點不一樣,現在的線上旅游創業公司們,也可以分出兩撥來,看好目的地那一撥,“截胡”也可以在下游“截”。OTA們折騰目的地花費銀子的時候,恐怕也要換個套路,既然兩個花法,就得兩個掙法。另外,有個時間差就是團購們回個旅游的味來的時間。

9、2016年,再扎頭在旅游行當創業掙銀子,要么在OTA的下頭:目的地花費,要么在OTA的上頭:目的地營銷。有家公司,兩年前行內誰也不知道這家人,可最近就在目的地營銷中拍攝目的地廣告片這么一個小縫里,在多個目的地撈了一大把銀子。2015年小小燙手的VR(虛擬現實),一股腦扎到”下頭”的目的地,這不瞎折騰嗎?!

10、2015年,自打山東泰山O2O會盟起了個頭,國家及各省都召開了一連串的互聯網+旅游大會。行內的OTA大頭也一窩蜂地扎到目的地,簽了一大摞”戰略合作協議”。旅游局目的很簡單:來更多的人,花更多的錢。問題是,OTA們如何說清楚,這人是你”拉”來的,還是本來就要來;這銀子是你讓旅游者”多”花的。喊得震天響的大數據,缺乏目的地關心的營銷數據和旅游者目的地花費數據,難以形成營銷模式。那合作就成了”戰略合作”,狗咬刺猬,無處下口。為目的地提供所謂”大數據”分析,就成了忽悠,問題也許出在客源地花費的”產品通道化”上。2016年,山東和線上旅游運營商的營銷合作最大的特點:沒有一個是”戰略”的。

瞎蒙的事只能說一遍:2016年,此地無銀三百兩。

作者簡介


閆向軍,山東省旅游局市場開發處處長,旅游圈特邀評論員、專欄作者。研究方向:目的地數字系統建設、信息傳播、網絡營銷、移動互聯網應用、旅游電子商務等旅游目的地系統營銷。微信:cn12301,山東省旅游局微信:sdta12301。

江湖評論 0 條
歡迎您,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
阿里巴巴1688